中国江苏网商业频道上线.jpg
抑菌霜涉嫌激素超标事件引关注:行业门槛极低
2021-01-18 14:35: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17日,福建漳州市“欧艾抑菌霜”事件处置工作组通报“欧艾抑菌霜”事件调查处置进展情况:经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检测,已确认召回的涉事产品“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和“开心森林一抹舒宝宝皮肤抑菌霜”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企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

由于进入门槛低、覆盖人群广、渠道成本低,国内母婴用品电商、微商和新兴细分市场迅猛壮大,虽然市场监管总体力度不断加强,但各地仍时有母婴用品质量问题出现。

层层代理,行业门槛极低

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推出《2020中国电商行业大数据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在业/存续的电商市场主体共265.1万家,母婴电商以11.78万家位列第一。

记者在淘宝网与闲置物品交易平台“闲鱼”上,输入母婴产品代理或母婴代理关键词,可检索出众多招聘母婴代理的链接,发布链接信息的人几乎遍布全国各城市。在“闲鱼”平台,这些发布人都显示“芝麻信用极好”,有的链接被上百人点了“我想要”。

一些链接在发布信息中明确说明,“全品类母婴用品一手货源,就是将各位代理拉进各种供货商的群,二手价格买到一手货品,随随便便节约几十几百上千元。”产品从纸尿裤、尿不湿到婴幼儿辅食、奶粉、纸巾、推车等,应有尽有。

记者点选其中一条8.8元的招募链接后,卖家随后发来12个售卖各种母婴用品的微信群入群资格,其中,8个群的人数都在400人以上。各个群异常活跃,入群后短短几分钟,各种母婴产品照片及价格信息便扑面而来。“成长拉拉裤2箱162元”“护臀膏37元”“宝宝的无添加辅食,禾泱泱营养金枪鱼酥50g,原价59元,代理价6折,5个包邮”……群主刷屏般在群内发布母婴产品类型、价格,有的群至深夜12点还在更新。对于产品是否是正品,其中一名代理告诉记者,自用过才推荐,支持全网验货,假一罚万,“卖假货会坐牢的”。她们做纸尿裤代理198元,包含100多种纸尿裤品牌及各种维生素、益生菌等产品,再加50元可拿到国内外奶粉代理价,母婴全品类产品代理388元,0-10岁宝宝的吃喝玩乐用产品都有。

这些售卖各种母婴产品的微信群,群主是货源发布者,也是客服。群内成员无论是购买产品自用,还是做代理拿代理价,从中赚差价,都需将产品名称、数量、收货地址、电话等信息发给群主,由群主联系相关仓库发货。一位主动添加记者的群主安娜说,她刚开始向母婴产品微信群引流,目前免费招代理,如果想当母婴代理,要自建一个微信群,或者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发她在群内更新的产品,具体发布哪些产品,可根据自己周围的目标客户需求自由选择。群里的价格即为母婴产品代理价,发朋友圈时可根据情况修改价格,吸引客户下单赚差价,“价格去比对一下淘宝网,小东西赚5块钱左右,奶粉或者一些大物件,可以通过定价多赚一些。这些价格比实体店和天猫旗舰店低不少。像天猫旗舰店有平台费,有统一零售价,价格肯定比我们高,我们是直接从仓库发货。”

“蓝河绵阳奶1210元6罐装、澳优爱优900元6罐装……”安娜介绍部分奶粉的价格表,说她有时会去多个仓库要最低价。但这些价格低的奶粉并不是谁都可以买,要求提供在微商买东西1个月的截图,证明是安全的顾客才可购买。“因为新顾客,尤其是苏浙沪顾客会举报低价,仓库会被罚很大一笔钱。”安娜直言,一般母婴产品基本没售后,除非是刚收到货发现货物破损,在24小时内拍照拍视频反馈卖家(群主),才会重新换货,24小时后便不再受理。只有个别大件如婴幼儿推车、安全座椅等有售后,和网上旗舰店一样。

像安娜这样的母婴代理群主,在微商圈通常称为“合伙人”。“货品有问题发给合伙人,合伙人对接仓库负责人,厂家才没时间管这些。”安娜说。另一个名为“一缕阳光”的群主介绍,做母婴产品“合伙人”,拿价比代理更便宜。正值年底,交1888元便可成为合伙人,享受和她们一样的资源,对接仓库负责人,提供经销商名片、顶级货源群等。

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微商、微信群售卖的母婴产品,成本普遍较低,代理人、“合伙人”、仓库等作为一个个中间商,通过层层调价、赚取差价。“合伙人”与仓库、代理人与“合伙人”之间,都不签任何合同,也无需提供资质证明。抵达消费者的母婴产品并不经过代理人、“合伙人”之手,品类繁多的货物究竟来自哪里,产品质量是否合格,这些微商并不知悉。尽管标注了“货品保真保正、有售后”,但若真出现质量等问题,消费者维权投诉都很难。

海量小企业涌入,

钻商标注册“漏洞”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初,我国共有178.2万家母婴用品相关企业,2019-2020两年注册量之和达到惊人的135万家,其中2020年新注册企业为85.1万家,同比增长70.7%。从企业规模来看,目前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之内的母婴用品企业数量最多,达134.6万家,占总量的76%。

淮安市爱巧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素明认为,母婴用品的快速迭代、产品市场的加速细分与商户数量“雨后春笋”般的涨势,让逃避监管“打擦边球”的行为更加隐秘。“即便监管氛围总体非常严格,但‘普遍愿为宝宝健康花钱买安心’的消费心理不断扩张,以及由这种心理带来的市场‘红利’正在持续放大,成为关键的市场撬动点。”他说,与六七年前相比,近两年国内母婴用品市场部分国产品牌效益的“抬头”,吸引了大批商户“进场”,其中不乏众多想跟着大牌“沾光”的小微企业。于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婴幼儿市场品牌数量“呈几何级数递增”。线上线下竞争变激烈了,但市场细分与成长的速度更快。刘素明透露,目前大多新老商标生产、批发、代理的产品“都能卖出去”,即便存在时间再短的品牌,也能找到大体合适的“价格接受圈层”,不愁没人来买。

但隐患也正出于此。刘素明坦言,行业内有少数“敢冒风险”的厂家在注册商标时“就开始动歪脑筋”——厂家注册商标过程中,大多会经历“TM”标(Trade Mark缩写,商标)向“R”标(Register缩写,注册)的转变,“因为‘TM’是商标标识,而‘R’是注册商标标识,它们受法律保护的程度是不同的。TM商标是国家已经受理的商标申请,但商标审查可能通过也可能通不过,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人钻空子。”正因于此,母婴市场海量新主体涌入时,不乏部分仅仅临时登记“TM”标、从未想过将标识真正转为正式注册商标、单纯追求快钱的“投机客”。虽然有TM标也可以从事生产销售,同样需要出具每个生产批号的第三方质检报告跟出厂检测证明,但毕竟跟完成商标注册的企业不同,赚快钱、做短线的人,不在乎商标最终能否注册下来,而是抱着侥幸心态能跑掉多少货,就赚多少钱。而记者查询发现,一般商标申请批复时间为13-18个月。这便意味着,在这一年半左右时间里,少数投机厂商可顶着作为“临时商标”的“TM”标“招摇撞骗”。

另一家注册地在南京的婴幼儿用品小微企业主告诉记者,如果产品卖出后消费者维权时,企业商标注册已被驳回,并且其“TM”标退出市场,监管部门追查源头就有难度了,“这种时候,查生产源头就像寻流动摊贩一样难,况且要找的还是‘退出市场的源头’。”另外,让正规厂商担心的还有,市场的快速扩张与成长,同海量商标品牌“过眼云烟”式的存在叠加,会给“跟在后面跑”的监管带来更大挑战。“市场蛋糕太大,抱侥幸心理进场圈钱的人其实并不算少。”上述小微企业主说。

监管难点频现,

产业链信息亟待统一

安全、放心的母婴用品,在流入市场前应经过怎样的审查工序?“我们公司制定了完善的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对供应商的产品质量、经营资质、品牌等会进行严格筛选。合作过程中,公司也会定期、不定期地对供应商产品质量进行抽检,确保生产过程中质量的稳定。”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产品入库时,公司质检人员会根据产品品类,按照不同的抽检比例严格检测质量,抽检合格方可入库。此外,他们还会根据供应商的生产能力、供应质量等数据,定期对合作的供应商进行评估和淘汰,所有母婴商品均有PICC(中国人民保险集团)承保质量保证险。

“对于婴幼儿用品,电商平台在产品抽查、监管上,包括对商家资质的审核,应该推出更严格的管理措施,这是平台应尽的义务。”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直言,一些微商等平台售卖的母婴用品,多数欠缺商家资质、商品是否合法合规等审核,由于群体广泛,进一步加大了监管难度。

苏州市小哈王母婴服饰用品有限公司主要做母婴用品的跨境电商,公司运营总监赵明全介绍,他们的产品主要销往美国、日本、欧洲。产品的材质、颜料、甚至小孩帽子的带子长度设计等都有严格要求,海关会严格检查。在他看来,国内母婴用品的质检标准也很高,但对一些新出产品,在质检标准、监管上可能存在滞后性,“市面上产品极大丰富,政府都监管到位必然很吃力,应该给予线上电商包括微商、线下实体商超等渠道反向监管的压力。”

“我们虽无行业监管权与行政执法权,但会积极履行建议权和引导权,一方面给予市场监管部门行政建议,一方面引导消费者如何更好地维权。”南京市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表示,消协对消费者维权的提示一般是“前置提醒”,重在购买前的引导,比如建议大家去正规场所、保留购物发票、购买有正规标识的产品,但对婴幼儿用品出厂前后的产品品质,更多还需要依靠质检部门出手维护。

事实上,不论消费者协会还是市场监管部门,近年来都深切感受到市场生态变化、新兴市场快速发展给监管带来的压力。南京市消协提供的《南京市消费者协会2020年投诉分析》指出,过去一年里“线上购物纠纷增多”,网上购物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一系列问题:购物平台种类繁多,管理跟不上、自营非自营标准不一,也有一些商家打价格战,以低质低价吸引消费者,或者虚假好评,刷虚假数据。

“母婴用品的特殊性主要表现在使用群体的特殊,一些产品可能大人用没问题,但对婴幼儿不合适,对特殊群体的产品应有特殊的监管方式。”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蒋昭乙认为,母婴用品产业链长,销售端对资质等缺乏相关限制,加大了监管难度。他建议,一方面可利用大数据,由政府层面将母婴用品各产业链信息统一扎口监管;另一方面,进一步明确母婴用品销售门店资质、限制,像什么药在医院买、什么药到药店买一样,细分监管,特殊类婴幼儿产品应由有资质的专门门店销售,这样才有利于促进母婴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 本报记者 白雪 李睿哲 王拓

标签:代理;行业门槛;母婴用品
责编:封颢
下一篇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
网站地图 博彩优惠返水网站 澳门赌博网站 正规博彩大全
太阳城集团官方网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登入 百家乐网上洗码
云顶乐园官网登入 qq彩票竞猜直营网 新生彩票腾讯分分彩 莆田棋牌游戏大厅
真人百家乐等多款 2017最新博彩注册彩金 博彩优惠规则与条款 博彩优惠
线上博彩大全 最新开户送彩金的平台 网络博彩游戏 澳门赌场玩法规则
129SUN.COM 1117118.COM XSB178.COM 8LJS.COM 292SUN.COM
787sunbet.com XSB318.COM 686jbs.com 333TGP.COM 22sbsun.com
767XTD.COM 8NJS.COM 983XTD.COM XSB4444.COM 898cw.com
66sbmsc.com 595PT.COM 988BBIN.COM 151ib.com 28c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