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商业频道上线.jpg
六旬农妇稀里糊涂担保百万贷款—— 这笔贷款的发放过程令人费解
2021-02-04 15:34:00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李晞 高启凡  
1
听新闻

本报记者 李晞 高启凡

1月中旬,邳州市炮车镇宋圩村61岁村民纪秀珍向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反映:自己身有残疾且不识字,1月6日去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炮车支行取钱时,被告知银行卡里7000元被冻结,之前卡里17000元已被强行划走。银行说,因她为别人担保100万元贷款逾期未还,要负连带责任。“我残疾不能干活,靠家人养活,又不识字,连名字都写不全,咋会给人家担保100万元贷款?”她哭诉道。

名字都不会写,如何在合同上签字?

1月24日,记者来到炮车镇宋圩村纪秀珍家。她向记者讲述了1月6日以来的遭遇。

从炮车支行回到家,纪秀珍立即给在常州打工的儿子阎超打电话。1月7日,阎超同父亲立即请假赶回老家,并于次日上午到炮车支行问个究竟。柜员说:“纪秀珍担保的贷款,是邳州市农商行直接放的,支行不清楚。”

阎超父子忙驱车到市农商行,要求查看贷款合同。工作人员只出示一份2017年2月28日《借款申请人、担保人诚信声明》——只见打印的格式条款下方,贷款人为宋伯河,4位担保人签名中,确有纪秀珍名字和手印。

“我妈字都不会写!”阎超一眼就认出签名不对,并当场要求出示当年签合同时的录音录像资料。工作人员告诉他:“我们银行已申请邳州法院强制执行。如查看贷款合同,自己去向法院申请。”

阎超父子不服,双方争执起来。这时,银行资产经营部总经理姬祥闻讯赶来,先说“当事人签字就具有法律效力,银行强行划钱没错”,接着又表示,“下周带人到纪秀珍家核实情况,并在银行内部自查。”

1月11日,姬祥带人到纪秀珍家中核查情况。这时,阎超父子才得知,去年下半年,邳州法院曾给纪秀珍寄过传票。不识字的纪秀珍托人把邮件转给宋伯河,根本不知道邳州农商行把她给告了。

了解情况后,市农商行立即向市法院撤回对纪秀珍强制执行申请。1月14日,纪秀珍银行账户解冻,被划走的17000元也如数归还。但市农商行始终没出示那份神秘的贷款合同。

在家人帮助下,纪秀珍终于想起2017年的“一件蹊跷事”。她于2011年前后,就在原村支书宋伯河开办的徐州旭光石英制品制造厂打工,因企业招用残疾人可以减免税。后来,宋伯河企业经营不善,欠下几百万元贷款还不上,人跑了、厂也关了,纪秀珍就“失业”回家。

2017年初的一天,久不露面的宋伯河突然登门,并让她上了停在门口的轿车,把她拉到原工厂门口,掏出一张纸说:“马上复产了,上班人要签名。”“我说不会写名字。宋伯河就在一张纸上写下我的名字,让我一笔一画照着描。哪知道以后会祸从天降?”说着,纪秀珍眼圈又红了。

记者在村里走访得知,至少5户村民有和纪秀珍类似遭遇,都被乡里乡亲的宋伯河骗了,稀里糊涂签名,如今要负总额100多万元贷款担保的连带责任。57岁村民陈国亮和他弟弟陈国栋告诉记者,他俩只读过小学,因为轻信,替宋伯河个人担保20万元贷款,目前也面临连带责任。

据了解,宋伯河2016年就被邳州法院列为失信人员。

追加农民担保人,为了监督企业?

1月26日上午,记者来到邳州农商行,想了解这几笔贷款的担保情况。保安联系行办公室朱主任。朱主任称现在不在单位,让记者下午两点再来。

下午两点,记者如约来到农商行门卫室。可下午保安已换人,历经1个多小时反复核查记者身份,直到3点28分,记者才被允许来到4楼会议室,见到行办公室朱主任和资产经营部总经理姬祥。

“这几户农民没什么财产,当年是如何成为担保人的?”面对记者询问,姬祥解释,纪秀珍连带担保的贷款是企业贷,并非个人贷款。“当初选择纪女士作为共同担保,是因为她身为厂里员工,我们需要有人能监督厂里的经营情况。”

“据纪秀珍说,当时工厂已停产,况且她不识字又是残疾人,哪有监督能力?”面对记者的问题,姬祥推说是企业问题,同银行无关。

“银行核查担保人没?当初放贷客户经理是谁?”对于这个问题,两位受访人员坚称:“不用查问,客户经理放贷手续齐全、完全合规!”姬祥说:“我们有100多名客户经理,涉及全市7万多信贷户,一时半会找不到。”

他辩解道:“商业银行对企业授信资质审查,一般要求有完整的财务报表、企业流水、社保缴纳、审计等多项材料,倘若全按照此类标准严格执行,小微企业将很难获得贷款。为了支持小微企业生存与发展,农商行采取准信用的方式,让企业获得贷款,因此需要追加担保。”

“追加担保可以,为什么追加的是农民,而且不提前告知?”记者接着问,邳州市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宋伯河旭光石英公司这笔贷款用途是“借新还旧”,但在这笔贷款发放前,旭光石英已经两次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银行明知他是“老赖”,为何还要续贷?

姬祥透露,发放贷款时,宋伯河企业效益不错,有还款能力。让纪秀珍等人担保,是为了完善宋伯河的续贷手续。没想到,续贷后,宋伯河企业很快垮了,只能向担保人追责。

农民担保无钱还怎么办?姬祥称,“邳州经济总体较好,正常情况下打零工,收入也足够还款。”“就算没钱还,他们卖房、卖地也可以还得上。”一旁看手机的朱主任插话道。

农民为企业担保,是普遍现象?

1月27日,记者辗转找到邳州农商行原炮车支行客户经理曹诚。当年,正是他给宋伯河贷款20万元,宋伯河请陈国亮、陈国栋兄弟签字担保的。

“为什么追加无固定收入、财产不多的陈国亮兄弟等农民为贷款担保人?”记者问。

曹诚回答:“过去都是请公务员、教师作担保人,后来上面不让,现在基本请农民担保,‘穷人’做担保是普遍现象,我也没办法。”

“去陈国亮家考察评估过吗?”

曹诚回答:“每年要做几千万元贷款,具体记不清楚,也没来得及留下什么审核资料。”

“陈国亮兄弟还不上怎么办?”

“只要他俩签过字,还不上,自然会有法院找他。”曹诚说。

炮车支行旁的大卫烟酒超市老板告诉记者:“那个姓曹的以前在炮车支行干,后来办贷款出事,就被调到偏远的岱山(镇)支行了。”

农户为企业担保的比例有多大?农民担保人偿还能力差,会不会造成不良贷款率上升?姬祥介绍,邳州农商行以担保信用方式,取代早年的资产抵押等方式,降低了贷款获取门槛,受到企业欢迎,且不良贷款率并没上升。目前,监管部门容许涉农贷款不良贷款率为5%,而邳州农商行则控制在1%左右。

1月28日,阎超告诉记者,虽然母亲的钱要回来了,但母亲受到惊吓,高血压病也犯了。他希望为母亲等受骗担保的村民讨个说法。

陈国亮、陈国栋兄弟也收到市农商行20万元贷款的催交信息。他们曾去炮车支行索看合同原件,遭到拒绝。工作人员说,邳州农商行已把你们告了,你们等法院传票吧。

标签:担保;贷款;商行
责编:封颢
下一篇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
网站地图 全球排名博彩 全球最大博彩公司排名 网上真人赌博都是假的
申博菲律宾申博 申博现金大转轮 申博亚洲官 申博官网登入不
爱彩网东京1.5分彩 菲律宾申博开户平台 app申博 新老虎机娱乐平台登入
彩票网址大全6617 哪个娱乐平台好 最新娱乐平台 彩票网址大全6617
网络百家乐 澳门赌博网站 九洲体育博彩官方网站 正规博彩十大app排名
179SUN.COM 8LJS.COM DC957.COM XSB173.COM pq138.com
666TGP.COM 958PT.COM 115sj.com 131PT.COM 588cw.com
313sunbet.com XSB718.COM 978DC.COM 578sj.com 726SUN.COM
3333XSB.COM 288TGP.COM 2222XSB.COM S6181.COM 87s8.com